极速PK10

                                                                极速PK10

                                                                来源:极速PK10
                                                                发稿时间:2020-07-06 14:39:01

                                                                按照香港基本法第四十三条、第四十八条的规定,行政长官同时是特区和特区政府的首长,就是人们经常说的“双首长”,须依照基本法的规定对中央人民政府和特区负责,所要负责的最主要事项,就是负责执行基本法和依照基本法适用于特区的其他法律(不言而喻,其他法律包括列入基本法附件三适用于特区的全国性法律)。再看基本法第四章对特区政治体制作出的规定。这一章共分为六节,第一节是“行政长官”,第二至第四节依次为“行政机关”、“立法机关”和“司法机关”。这表明行政长官在香港特区政治体制中处于特区权力运行的核心位置,是香港特区与中央之间宪制关系的枢纽。按照上述规定,在香港,只有行政长官可以代表特区向中央负责。正因为如此,行政长官才被基本法赋予了广泛的权力,并要向中央人民政府和特区负责。这些权力绝不是一个单纯的行政机关首长可享有的。所以说,香港的政治体制是中央政府领导下的以行政长官为核心的“行政主导”体制。

                                                                李前大法官还说,行政长官担任香港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因此不适宜指定法官。美国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也由总统担任,但这并不影响他行使提名和任命联邦法官的权力。这里必须说清楚,行政长官并非针对具体案件挑选法官,具体个案中由哪位法官负责审理是由司法机构按程序决定的。正如本文前面所说,行政长官被基本法赋予了“双首长”的地位和职责,是特区的第一责任人。那么,由她或他来担任香港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就是基本法的必然要求,而由行政长官指定法官审理国家安全案件本身就是行政长官代表特别行政区向中央负责的一个重要方面。

                                                                这里倒是必须指出,香港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和终审法院首席法官在行政长官指定法官的过程中只发挥咨询作用,而绝不能把行政长官指定法官的权力变成“橡皮图章”。行政长官按照基本法对法官的任命权和按照国安法对法官的指定权都是实质性的,而不是形式上的或程序性的,在执行中不能变形,不能走样。

                                                                该消息人士透露,在黄之锋、周庭和罗冠聪相继宣布退出“香港众志”后,“香港众志” 内部就乱了阵脚。在开会决定选出新的“领导层”之时,得知账户的资金已于6月29日被三人卷走,所剩无几,瞬间引发该“港独”组织成员怒火。消息人士表示,最终“香港众志” 因资金窘迫被迫解散。

                                                                该名消息人士更展示出帐目,上面显示黄之锋和周庭两人的账户,分别有1621万港元和395万港元。他透露,早在香港国安法决定立法之际,黄之锋便想好退路,谋划卷款潜逃到美国驻港领事馆,寻求庇护。黄之锋和周庭两人也曾为分钱的问题单独密谈,随后罗冠聪也出现了。

                                                                伊朗纳坦兹核设施神秘爆炸事件持续发酵。据美国《纽约时报》5日报道,一位中东情报官员透露称,是以色列于上周四使用一枚“威力巨大的”炸弹袭击了位于伊朗中部伊斯法罕省沙漠地区的纳坦兹核设施。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的一名高级官员也证实,爆炸事件中“使用了炸弹”。不过,以色列副总理兼国防部长甘茨5日对此予以否认。此前,伊朗政府曾怀疑来自美国或以色列的网络攻击导致了爆炸,并警告将对发动攻击的国家进行报复。

                                                                按照李前大法官的说法,如果行政长官仅是一个行政机关的首长,或许可以成立,可问题在于行政长官不只是行政机关的首长,更是特别行政区的首长,所担负的责任决定了行政长官是特区执行基本法的第一责任人,其被赋予的职权中就包括任命法官。而国安法规定行政长官指定法官审理国家安全案件,难道不属于行政长官的职权范围吗?那么,李前大法官为什么会认为行政长官指定法官审理国家安全案件是行政干预司法,损害司法独立呢?是他看不懂基本法吗?恐怕不是!而是他通过判例建立了香港法院的宪法性管辖权,也就是违宪审查权,努力营造“司法独大”、“司法至上”,硬是把行政长官视为只是行政机关首长,他才能得出行政长官指定法官是行政干预司法,损害司法独立的看法。这也正是长期以来,香港社会普遍存在的一个对特区政治体制的错误理解,即把以行政长官为核心的行政主导体制扭曲为“三权分立”体制的主要原因所在。对此,我们不得不再一次指出,“三权分立”不是基本法的制度设计!也不可能是!这是由我国“单一制”的国家结构形式所决定的。早在1987年邓小平同志在会见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时就明确指出,香港的制度不能照搬西方一套,不能搞“三权分立”。这是设计特区政治体制的根本指导思想,也就是重要的立法原意。如果正确地理解行政长官的法定地位和权责,就不可能得出李前大法官的观点。

                                                                伊朗境内近来“事故”频发

                                                                第三,香港司法独立不能作任意解释。

                                                                据中东媒体报道,伊朗政府5日承认,在伊朗主要核燃料浓缩设施发生的大火造成了严重破坏,导致该国的核计划至少推迟了数月。伊朗原子能组织发言人卡迈勒万迪5日说:“从中期来看,这一事件可能会减缓先进离心机的开发和生产。”纳坦兹核燃料浓缩厂是伊朗主要的铀浓缩场所,大部分位于地下8米左右的地方,是接受国际原子能机构核查人员监测的多个设施之一。据悉,2日发生起火爆炸的地点,是纳坦兹一处新建的离心机装配中心。卡迈勒万迪5日表示,该中心于2013年开建,2018年落成,计划建造更多更先进的离心机,事故引发的火灾破坏了“精密的测量仪器”,但他强调,在伊核协议下,该中心并未满负荷运转。